中文ENG

全球矿产勘探趋势深度解析

   据SNL估算,全球非燃料矿物勘探项目的总预算由2014年的107亿美元(基于1961家公司,包括铁矿)下降至2015年的88亿美元(基于1798家公司,包括铁矿)。非燃料矿物勘探总预算的下调可能与经济衰退、货币、市场稳定性及矿业项目的可用基金有关。同时,以上原因也使得新兴的矿业公司减少了矿产勘探的项目数量。

矿产勘探趋势1111.jpg


从图1看出,2015年全球主要区域的非燃料矿物勘探预算排序为:拉丁美洲(28%)>其他区域(19%)>非洲(14%)=加拿大(14%)>澳大利亚(12%)>美国(8%)>太平洋地区(5%)。其中,中国与俄国属于其他区域,两者占该区域非燃料矿物勘探预算总额的57%。对应的勘探目标区域分布情况见图2。

矿产勘探趋势222.jpg


澳大利亚成为2015年最炙手可热的矿产勘探宝地,其次为加拿大、拉丁美洲,以及非洲。而勘探活动频繁区域的数量与区域矿产评估结果并无明显的相关性,但两者均指示了投资者的兴趣所在。 其中:其他地区包括亚洲、欧洲、中东,以及其他国家;太平洋地区包括斐济、印度尼西亚、日本、老挝、马来西亚、新喀里多尼亚、新西兰、巴布亚新几内亚、菲律宾、所罗门群岛、泰国、瓦努阿图、越南;基本金属包括钴、铜、铅、镍;铂族金属包括钯、铂、铑、钌、锇。
据SNL数据显示,2015年矿产勘探完井数量较2014年有所提升(其中9%的井钻于2014年)。澳大利亚、美国的完井数增加,拉丁美洲的完井数减少而其它地区普遍与上一年持平。自2012年起,全球范围内,目标为铜矿与金矿的钻井数量减少,而铅矿、镍矿、锌矿的钻井数增加(与中国对这3种矿的需求有关)。
截至20世纪末,全球大多数的矿产普查由澳大利亚、加拿大和美国的公司掌控。自21世纪初起,全球的矿产勘探及发展格局开始发生变化。但从2014年起,总部设立在以上3个国家的矿产公司已减少了普查及勘探方面的预算。这些年来,矿产勘探及投资已从传统的管辖区扩展到了近乎所有国家。BRIC(巴西、俄国、印度、中国)的勘探预算从2005年的6亿美元增加到了2012年的20亿美元以上。

矿产勘探趋势333.jpg


图3表明了全球矿产勘探预算的趋势。矿产勘探目标由浅层储层逐渐变为深层高品位矿床沉积,如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铜矿床,位于塞尔维亚的Cukaru Peki沉积,以及厄瓜多尔的铜矿。勘探成本的增加及技术机械化是勘探预算提高的主要原因。
随着全球对资源愈发渴求,大洋能源勘探愈发瞩目。2007年,鹦鹉螺矿业公司开始大力勘探巴布亚新几内亚沿海地区的硫矿,并与中国签订了为期3年的商品贸易合约。2015年,联合国成立的国际海底管理局(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,简称ISBA)签署了27个大西洋海底勘探项目。此外,中国在渤海的沿海地区发现了一个新的金矿。巴西地质调查局则宣称其要投资1100万美元勘探里约热内卢的沿海地区。而印度已开始对南印度洋的多金属硫化物进行了勘查。

矿产勘探趋势444.jpg


   图4显示了2011—2015年全球主要矿产品勘探预算所占百分比的变化趋势,矿产品整体呈现先下降(2011—2014年)再回升(2014—2015年)的趋势。同时据USGS数据,2015年间,勘探目标的主体仍为金矿(46%)和铜矿(15%),其次为铁矿(4%)镍矿(4%)和铀矿(4%)。再者,投资者对石墨、锂、碳酸钾、REE和钨仍具兴趣,但对这几种矿产品进行勘探的公司的数量则在2012年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。(业源:中国矿业网)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